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外媒中国政府低价征地开发地产扩大贫富差

2018-12-03 16:20:48

外媒:中国政府低价征地开发地产扩大贫富差

《华尔街》日前刊登文章指出,地方政府低价征收农民田地,然后以高价卖给开发商用于开发房地产从而获得大量收入,这种行为将导致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加剧城乡之间的对立。

付亮(FuLiang)将他破旧的汽车停在金色湖岸旁边,这是一个奢华别墅社区,这里的展销厅配备了枝形吊灯和丝绒家具,让人想起了暴发户的梦想国度托斯卡纳。

他说:我的农田以前就在这个地方。

这些别墅超过了付亮承受的范围。他表示,在2010年12月一系列的骚扰活动致使他离开原本用来经营一家渔场的小片土地,当地政府向付亮支付9元(1.45美元)每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这块土地。

全国土地交易数据库显示,政府很快以64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将这块土地转售给开发商。开发商在这里建设别墅,售价达到6900元每平方米。

付亮现在处于失业状态,和成千上万居住在成都市穷困的郊区地带的前农民一样。他没有心情去开始新的业务。他说:如果政府随便就能毁掉这项业务,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案例表明了中国社会的分界线以及即将上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所面临的严重的威胁,因为后者将尝试加强脆弱的社会稳定性并将经济调整至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土地所有权。

该问题的根本在于这里的经济系统,该系统可以让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通过,强迫农民达成一边倒的协议,从而获得丰厚的利润。

这种情况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中国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促成了不平衡的经济增长。这个问题使得城市精英与6.5亿多被远远落在后面的乡村下层人士处于对立状态。

快速都市化巩固了持续10年的超级增长。从2001年至2012年,中国的GDP的年均增长接近10%。但是由于都市扩张受到的约束较少,并且土地价格被人为压低,工厂、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总投入失控地大幅增加,占GDP比例从2001年的36.5%提高至2011年的48%。

对于中国的农民,不确定的土地权利意味着对不断提高的农业产出进行投资的动力不大,并且他们没有可以进行出售的资产用以资助向其向城市转移。数百上千万农民被赶出自己的土地时只获得非常少补偿,并且由于并非城市居民因而无法享受城市的社会保障,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只能贫困地居住在城市的边缘。

西南财经大学近进行的一份调查显示,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家庭收入不平等的社会之一。其中一个结果是,阻止政府实现将消费发展成为增长动力之一的目标。

在11月底,国务院支持对法律进行调整,从而使地方政府更加难以征收土地并提高对农民作出的补偿。

中国长达10年的房地产繁荣期始于2009年,当时银行信贷增加,从而助推已经狂热的房地产建设。在四川省,2012年进行建设的居住居住面积达到约2.25亿平方米。

这种持续的快速投资的结果是充满尘埃的空气、不停的打桩以及成片尚未完工的摩天大楼。付亮俯瞰着这座城市错综复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说:几年前,这里都是农田。

被推土地压平的土地并非只有付亮的土地。严塔凤(YanTafeng)通过出租自己在成都郊区的房子获得不错的收入,从而补充自己在附近一片1.3亩土地种植农作物所获得的家庭收入。但她表示,在2006年,当地政府派遣警察和恶棍将她和她的家人从屋子里面拉出来,之后将她的房子夷为平地。她72岁的父亲因遭到毒打而住院,之后郁郁而亡。

严塔凤所在地区的一位官员王晓阳(WangXiaoyang)对严塔凤讲述的版本持不同看法,称本次事件并没有使用暴力,并且严塔凤提出了不合理的补偿要求。他说:她在胡说。我想她是得了精神病,或者向敲诈勒索政府。

付亮和严塔凤等农民所面对的问题在于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等有很巨大的经济动力去占有土地。

对于地方政府,支付给农民的补偿金以及将土地出售给开发商的价格之间的巨大差距能为其带来大量收入。

非营利机构农村发展研究所(RuralDevelopmentInstitute,Landesa)的中国土地法律专家李平(LiPing)表示:农民所获得的补偿是基于土地上农作物的价值,但是地方政府将这些土地销售以作为非农业用途所获得的市场价值高很多。

农村发展研究所在2011年对中国17个省的调查发现,按平均计算,政府支付给农民的补偿金只是土地市场价值的2%。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在2011年,全国范围内,出售廉价从农民那里获得的土地为地方政府带来26%收入。部分收入用于偿还当地政府在实施200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中所借贷的款项。

在金色湖岸的展销厅,一本光滑的小册子称将带领住户回到文明城市。该楼盘的开发商成都金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销售代表称,50%的别墅已经售出。一旦全部88座别墅售出,开发商的收入将达到约2亿元,约合3200万美元。

房地产开发推动提高当地税收收入和生产这两项因素都是政府官员晋升的衡量指标。房地产投资在2011年相当于中国GDP的5.7%,在2012年达到13.8%。

部分经济学家表示,当地官员常常也从中获得间接利益,也就是在中国所称的灰色收入。中国改革基金会的王小鲁在2008年进行的调查发现,对于中国富裕的城市居民,收入比报道的高出3倍,在某些情况下他们除了普通工资外还会获得回扣和贿赂。

如果经济对农民不利,司法系统同样也是。当地政府在征收征用土地方面并没有面临很多限制。付亮一直在尝试起诉当地政府以获得更多补偿。他表示,自己要求获得有关该土地征用的相关信息,但或者被忽略或者收到了错误的信息。即使他的案件能在当地法庭审理,政府也可能影响结果。

严塔凤因为对地方政府的不作为感到沮丧,已经将她的案子带到北京。但是虽然在过去2年多次前往北京,仍然未有获得结果。

在温家宝任上几个月,他试图将农村土地平衡的天平向农民靠拢。在11月底,中国国务院一次会议支持对农村土地法律进行修改。政府的1号文件也专注于保护农民的土地利益。

李平表示,这些调整一旦实施将具有重大意义。他说:中国每天都会发生类似的土地征收行为。农村的抗议是很常见的,部分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该调整将加强农民的土地制度并帮助改善这种情况。

星力手机捕鱼
广告宣传车
电缆桥架成型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