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首届东亚峰会被日本搅黄了

2018-10-28 11:54:31

首届东亚峰会被日本搅黄了

>   首届东亚峰会12月14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结束,与会各国领导人签署了东亚峰会《吉隆坡宣言》等文件。宣言强调:“东亚峰会将定期举行,由东盟主席国主办并担任主席,与东盟年度首脑会议同期举行”。从而奠定今后的东亚峰会及其合作趋势,将由“东盟”十国主导。观此次峰会前后铺垫,我认为此是一个总结,是一个对东盟与中日两国或许再加上美国的区域外交总结。

中日两国同为东亚地区强大的国家。中国,身负13亿人民,人口占据世界总人口的5分之1,去年国内生产总值1.65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七,有舆论认为,今年将超2万亿,挤身世界第四位。日本人口约1亿4千万,国内生产总值4.6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观此两国之实力,就是整个亚洲加在一起恐怕也难以与之匹敌。此次首届东亚峰会显示,中日双方较力激烈,结果如何呢?我想值得人们去分析与探讨。

首届东亚峰会其实是有败有胜,胜败就在于大范围的势力角逐,从而导致出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其中暗藏着令人目眩的玄机。自冷战之后,大国间的争斗趋向激烈,有时甚至于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中日两国都具有对东亚一定程度的外交影响,并且各个都在潜移默化地推广着自己的价值观,并且对东亚地区提供了大量的物质援助。同时我们可千万别忘记一只无形的手,那就是世界强国无所不在的影响力。这只手挥舞出的大范围的势力角逐并不会在东亚峰会结束后终止。这一次,其只不过又把日本推到了前台,而对于中国来说,那将会是一场外交史上的万里长征。

一,中日两国互指威胁

随着东亚峰会的临近,中日双方指责对方为“威胁”也达到了高潮。12月7日,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在东京的俱乐部发表演讲,要求中国增加军事透明度。次日,12月8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答提问中说道:“中国实行防御性国防政策,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的军费是透明的,我们在公布的国防白皮书中已清楚列举了中国的军费及军事建设各方面的情况。如果麻生外相还没有看到这本书的话,我们可以寄送给他一本。”12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再次在会指出:中国2004年军费开支为256亿美元,而日本的军费开支是中国的1.62倍。按照人均军费开支计算,中国为23美元,而日本为1300多美元。按照军人人均军费开支,中国为1.3万美元,日本则为20万美元,是中国的15倍。秦刚说,日本领土为中国的1/25,人口为中国的1/10,维持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目的何在?

同在12月8日,担任日本民主党党首的前原诚司在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中说道:“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强及其现代化是个现实威胁,日本必须采取毅然措施,抑制中国的膨胀”。他强调,“为了亚太地区的和平及安定,必须强化日美同盟的发展”,他同时认为即将召开的东亚峰会不应把美国排除在外。

次日,中国《南方》争锋相对地指出“日本右翼为军国主义招魂居心何在?”,文章说道:“日本右翼处处为军国主义招魂,很不得人心。为着欺今盗世,日本右翼在挖空心思将日本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自卫厅升格为‘自卫省’的同时,也绞尽脑汁到处‘留下不肯反省的印证’。而今,诸如‘大东亚圣战大碑’、‘石川县海军将兵战殁者之碑’、‘抑留者慰灵之碑’、‘军马之碑’等大小碑刻也遍及日本。”

就整个12月上半个月来说,可说是近年来中日两国互指对方威胁的高潮,以上的列举例子还只是这场指责风暴里面的点滴,为何要在这个时期集中成高潮相互指责呢?很明显,目的直指12月14日举行的东亚峰会。

二,金援较量日本胜出

12月13日上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吉隆坡与东盟各国首脑举行会谈。小泉表示,为促进东盟的整合,将通过东盟开发基金等向东盟提供总额约75亿日元(约6300万美元)的新财政援助。而就在前一天,日本才向东盟提供了1.35亿美元用于反恐等项目的援助资金。如此空前密集的金元轰炸对日本来说可是非常地稀有。当然,目标还是焦集于14日东亚高峰会谈。

近年来,中国援助东盟国家也是大笔出手,就以去年12月26日印度洋发生地震引发的海啸灾难为例,中国政府当即向受灾国派出了救援队并成立了由外交部等部门组成的特别工作小组,启动了应急机制,之后中国再追加5亿元人民币援助,可算尽了心力。但此援助比之日本恐怕也是望尘难追。地震发生一星期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即宣布,在原先承诺捐出3000万美元支援的基础上,再向受灾国家及国际救援组织捐出额外5亿美元,前后相加的援助资金几乎多出中国近十倍。

中国虽然在金援上难敌日本,毕竟自身还是发展中国家,但心意还是十分诚恳。就以1997年7月亚洲金融风暴为例,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此实际上就是拉了东盟一把。而日本恰恰相反,指使日元大幅贬值。1995年期间,99日元可兑1美元,而到1998年,日元曾一度贬值到147日元只兑1美元的程度。2001年12月27日香港《文汇报》曾刊文指出,根据西方传媒透露,日本已获得美国同意,在国际债市拋售日元,使日元贬值,以提高日本的国际竞争力。同期韩国与泰国等东亚国家都感到十分惊恐,提出了对日元贬值的警告,各界认为日元大幅度贬值将引发新一轮的亚洲金融风暴。

可见,日本损人利己的行为具有前科可寻,但人心的势利与短视也是显而易见的,日本用另种方式劫掠来的财富,用一个零头在东亚国家身上,效果还是非常地理想,起码已经顺利地把中国挤出了主导东亚趋势的位置,东亚国家此种短视将使今后的东亚峰会的意义与性质的变质埋下恶果,此点我将会在进行分析。

三,中国多了一张历史牌

原先中国不要求日本二战赔偿是一个失误,可这个问题与历史牌结合起来却成就了一个助力。否则日本一句:“我们已经赔偿了”,的确能令中国一时气结,正是由于日本没有作出侵略赔偿,中国打起历史牌来可谓是理直气壮,牌一举起日本就词穷理屈,充其量就以低息贷款来塞口,因为贷款与战争赔偿在意义上就已经是全然不同,所以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东亚国家对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自然是深恶痛绝,韩国联合通讯于东亚峰会前夕13日刊文说道:中日韩三国峰会被取消后,取而代之的是韩中两国举行了峰会。这就是日本歪曲历史所造成的东北亚三国外交的现实。文章说,韩中两国领导人的峰会,原定的时间是20分钟,但举行了50分钟。两国领导人就日本历史问题等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尤其是两国领导人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以‘一个声音’加以批判。文章说,温家宝总理严厉口气地批评道,小泉连续5次参拜靖国神社极大地伤害了中国、韩国人民的感情,给中日和韩日关系制造了严重的障碍。

同在13日,日本《东京》报道说,会议期间,中韩两国首脑在双边会谈中强烈谴责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强调参拜靖国神社是中日韩三国合作关系的障碍。中韩两国还明确表示要联手应对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对小泉的不信任感明显增强。不仅按惯例在国际会议场合都要举行的日中、日韩两国首脑会谈被拒绝,连日中韩三国首脑会谈也被推迟。文章感叹说,中韩两国对日本构筑起的包围圈越来越扎实,日本明显被孤立。

现今日本一心要成为正常国家,要成为军事大国,再加上日本国内右翼得势,时不时地修改教科书,国家首脑不间断地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些趋势就已经令东亚各国戒心倍增。其实,日本解决不好历史问题就不可能成为主导东亚趋势的级的国家,所以历史问题其实也是阻止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障碍,更何况要成为主导东亚的级国家。表面看起来,日本实在有点不自量力,倒是日本的媒体还有点自知之命,其实不然,日本政府里面的智囊清醒的很。那么,为何日本明知无望成为东亚的现实下,还要对中国进行猛烈牵制呢?本人认为,无非是想搅乱中国主导东亚趋势的步伐,而事实日本也的确成功了。日本搅乱中国主导东亚的目的又何在呢?答案也将在得出。

四,

一般认为,东亚峰会的设立就是亚洲地区迈向欧盟式的单一市场序曲。新华社2005年12月13日载文道,这一构想是1990年首先由当时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提出,他建议通过这一论坛,逐步实现“东亚经济共同体”。但由于美国担心此举会削弱APEC的重要性及其自身在该地区的影响遭到排挤而强烈反对。直到去年11月29日,出席第10届东盟峰会的各国一致同意,从今年起将目前东盟10+3峰会正式更名为“东亚峰会”。

由此可以看出,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提出设立东亚峰会构想以来,曾经遭受过美国的抵制,而此次东亚峰会也的确没有邀请美国参加。同时不少人认为,由于90年代中期亚洲爆发严重的金融风暴,东亚国家为了建立起自己的防御机制,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欢迎西方国家加入到东亚峰会中。但由于日本的要求,东亚峰会还是吸收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的参与。从表面来看,日本要求东亚峰会吸收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是为了抗衡中国的影响力,而我认为实质还具有更深层的意味。

2005年12月14日,日本《每日》的载文道,表面上看,激烈争夺东亚峰会主导权的是日本和中国,但实际上站在日本背后的却是对中国极其戒备的美国。此前,美国虽然一直反对建立将其排除在外的亚洲合作框架,但却始终没有明确地表现出来,在外人看来态度极为冷静。其实一直以来,美国对不断削弱美国在亚洲影响力的中国忧心忡忡。直到今年7月印度总理辛格和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相继访美之后,局势才发生了扭转。美国极力劝说印澳两国参加东亚峰会,借此形成中国不愿看到的峰会参与范围扩大的局面。而且,在对中国形成包围圈,削弱中国影响力并扩大美国存在感这一问题上,日本和美国是的“同仇敌忾”。于是,印澳两国也当即正式决定参加峰会。14日召开的东亚峰会应日本和印度的强烈要求,在联合宣言中采用了“(东亚峰会)将为形成东亚共同体发挥重要作用”的表述,可谓在联合宣言这一回合的争夺上有所“突破”,应该说这是美国战略取得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日本《每日》的载文几乎是一言道破:“实际上站在日本背后的却是对中国极其戒备的美国”。我认为,美国并不需要东亚峰会,而美国主要的目的,就是搅黄或者改变东亚峰会的性质与意义。很显然,新华社2005年12月13日载文已经说明,自从1990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提出构想以来,美国担心此举会削弱APEC的重要性,以及自身在该地区的影响遭到排挤,所以一直强烈反对。由此可见,在没有美国参加的情况下,美国不采取继续抵制的态度,还真的没有道理。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如何才能搅黄东亚峰会呢?

2005年12月7日,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向媒体表示,由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参与,即将在此召开的首届东亚峰会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亚峰会”。 马哈蒂尔说,东亚峰会事实上已变成东亚与澳洲峰会, 澳大利亚本质上属于欧洲, 澳大利亚的观点并不代表东亚,而是反映美国立场。他指出, 澳大利亚可能会主导东亚与澳洲集体。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实质已经点出:“澳大利亚本质上属于欧洲, 澳大利亚的观点并不代表东亚,而是反映美国立场”。他指出,“澳大利亚可能会主导东亚与澳洲集体”,本质也就是,“美国可能会主导东亚与美国集体”。而此改变东亚峰会的性质与搅黄东亚峰会就是通过日本的手来得到了一个圆满的实现。

很清楚,日本明知道自己不能够成为主导东亚的领头羊,但执意与中国较力,无疑是想拖住中国的后腿,因为在东盟10+3的里面,也只有中国才具有真正与美国抗衡的潜力与意愿,也是东盟10+3的里面有影响力的一个国家。日本与中国较力,表面上就给人以错觉,好象是日本与中国在争夺东亚峰会的主导权。而其实,是为美国的亲身或者美国旁支势力介入杀开一条血路。可以这样说,如果中国主导了东亚峰会,那么美国就将失去了控制东亚峰会的现实性,限度也将会给美国势力的介入增添了无穷的阻力。同样,表面看起来,日本往东亚峰会里拉进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是为了抗衡中国,而其实就是为美国的势力加入铺平了道路。中国没有看透日本及其美国的意图,而是认为日本就是在与中国争夺东亚峰会的主导权,采取了往东亚峰会里拉进俄罗斯的措施,以此以为能平衡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的加入。但事实,此项计划是个大错,首届东亚峰会已被确定为10+6格局,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终成功进入。而俄罗斯虽也表达了参加峰会的愿望,但没有被获得邀请。当然也不能排除俄罗斯下届加入的可能,根据2005年12月7日《国际金融报》报道:“俄罗斯已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但由于一些原因此次仍没拿到‘入会门票’。但在本届峰会开始之前,东盟与俄罗斯单独进行一次10+1会谈,或许俄罗斯加入东亚峰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那么的结果将会如何呢?

事实将引成东亚峰会里的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一方的美日阵营与中国、俄罗斯一方对抗,假设俄罗斯今后没有进入东亚峰会,那么东亚峰会将会被美国势力所主导,从而彻底改变了东亚峰会的性质。所谓的“东亚经济共同体” 与亚洲地区迈向欧盟式的单一市场的序曲,也将被彻底地搅乱或者终止。美国担心东亚峰会削弱APEC的重要性及其自身在该地区的影响遭到排挤,而采取的抵制措施获得了圆满成功。那项精心布局的胜利,一切的荣誉将归于日本。日本虽然没有获得在东亚峰会里的主导权,但已经成功地把中国牵制住。进而,让美国势力在东亚峰会里暴增。究其“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之术来说,战果相当辉煌。

马哈蒂尔已经说了:“即将在此召开的首届东亚峰会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亚峰会’”。我也如此认为,并且把千言万语归结成一句话:“被日本搅黄了”。

御金台国际中心
高德置地广场
防裂贴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