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公共文明建设需从竞争生存理性转向和谐合作

2018-11-06 09:37:19

公共文明建设需从"竞争生存理性"转向和谐合作

从“自我中心”的生存文化转向“承认他者”的公共文化;

从“竞争生存理性”转向“和谐合作”的共生理性

说起公共文明建设,我们往往会想到这些年来大规模的城乡开发建设,海外来人往往惊叹我们一些大城市的规模气派,甚至以为一些中等城市的设计布局和外观也可与欧美比肩;人们也往往会想到从“五讲四美”到“八荣八耻”的种种文明礼仪活动,这些活动规模的广度和力度,也是国人能感受到的。然而,这些年来,随着公共空间的日益扩大,国人有违公共文明的行为屡屡发生,往往令人咋舌扼腕。公共文明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何以出现反差?国人公共文明的素养何以裹足不前?面对问题,今日的公共文明建设,似乎应有一种新的思考、新的突破和新的拓展。

何谓文明?被称为“21世纪社会学家”的德国学者诺贝特埃利亚斯在其经典着作《文明的进步》中认为:文明是一种结构,也是一个过程。这就是说文明是一个由诸多要素构成的系统,文明的进程实质上就是诸多结构要素互动影响的过程。毫无疑问,公共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链条上的一个特定环节,公共文明的建设进程,是由其诸多结构要素相互影响发展的过程。整合多种研究观点,我们大致可以把这个结构立体化为两个层次:浅层次与深层次,当然,我们也可形象地称之为“浅水区”与“深水区”。“浅水区”大致包括“器物建设”与“文明举止”;“深水区”大致包括社会文化与人的理性。

公共文明建设的过程要求浅层次与深层次的要素同步向着一个方向进行整体性的“转身”。也就是说,当我们进行浅层次的“器物建设”和人的表面化的文明礼仪规训的时候,深层次的要素也应同步跟进。具体地说,一方面,要使处于结构深层次的社会文化,实现从“自我中心”的生存文化向“承认他者”的公共文化转身;另一方面,作为结构又一深层次要素的人的理性,则实现从“竞争生存理性”向“和谐合作”的共生理性转身。公共文明的建设正是这种整体的、渐进的过程,这种过程是自然而缓慢的过程,革命式、运动式的方法似乎并不适合这一类建设。“百年树人”的箴言似乎更切合解释这一建设特点。

当我们大致了解了文明建设的一些特点后,对于本文开头提出的两个问题就比较容易作出回答了,这是因为我们比较习惯以传统的、平面的思维方式去认识公共文明建设问题,以至于止步于浅层次的文明建设要素,而未认识到更深层次的建设要素。以现代的、立体的、过程性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公共文明建设,那么,新的目标、新的拓展点就隐约可见了。当然,实现目标的路径选择也十分重要,这里也有一个转变习惯思维方式的问题。实际上,公共文化的建构与人的公共理性的养成,仍然是一种结构性的进程,唯有诸如社会经济发展、制度导向、教育方式、文化传播乃至人的心理状态等要素,形成一种良性的同步互动机制,文化建构与理性提升才有可能避免“单兵”突进,达到事半功倍之效。今天,随着社会物质财富的充分积累、国人“转身”意识的日渐强烈,正是我们实现整体“转身”的大好时机,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在公共文明建设的“深水区”,实现新突破、新拓展。

公共文明建设并非仅是某个国家、某个民族内部的问题,也是整个人类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是,放眼世界,我们许多人、特别是那些举足轻重的政要,并未摆脱“冷战思维”,从而使得保证全人类和平共处、和谐生活的“地球村”的公共文明建设举步维艰。不过,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人类终将掌握自己的命运,“地球村”的公共文明建设终将或正在迎来“进行时”。

原标题:公共文明建设需从"竞争生存理性"转向和谐合作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意大利glutax
贴机器
兰州电线电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